当前位置:主页 > 银航国际登录 >
银航国际登录

既然如此人才不能己所用那么也只能是忍着痛毁

来源:银航国际_银航国际1960_银航国际登录入口 发布时间:2019-01-31
内容摘要:对曹操他来说,说得差不多就行了,过犹不及嘛。别看都是自己得力属下没错。可他也zhido,绝对不是所有人都愿意都爱听自
 对曹操他来说,说得差不多就行了,过犹不及嘛。别看都是自己得力属下没错。可他也zhidào,绝对不是所有人都愿意都爱听自己说这么多的,只是更多都是没有办法啊,所以只能是无奈地听着了。
 
    不过从如今来看。效果倒是挺好。也可以说算是暂时达到自己的目的了。至于说最后的效果到底如何,那么却是还得看今日的战事了。当然,今日的战事还要看于禁的了,毕竟他才是主将,其他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太大作用。只能说是,都有了良hǎode精神风貌吧,这个也算是bucuo,至少总比你一副颓废的样儿可强多了不是。
 
    “于禁!”
 
    “末将在!”
 
    “今日依旧有你。来带兵强攻襄阳城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属下领命!”
 
    “好!一切就看你的了。我与各位将在后方为你助威!”
 
    “多谢主公和各位!还请主公放心就是,末将定竭尽全力攻城!”
 
    最后曹操点了点头,不过却没说什么,有些话还是,点到为止就可以了,要真说多了的话,其实还真是没有什么大用。
 
    而众人也都明白,要说虽然自己主公是对着自己等人说了那么一番话,说了不少句,但是说实话,真正如今战事上面,却还是得看于禁的。当然了,要是乐进胳膊的伤势好了之后,那么一样儿也要靠他,不过如今来看,自己主公说得那番话,对自己等人也一样是有作用,至于说自己等人如今是出不上太多力而已。
 
    可要真等着能用到自己等人的时候,那么这些不都派上用场了吗。至于说如今,却还是得看人家于禁于文则的了。不过众人对于禁虽然也算是很有信心,不过却是也不得不承认,想破了人家霍峻霍仲邈守御的临沅城,难、难、难啊!
 
    但是别管怎么说,至少经过了曹操的一番话之后,众人的信心却是增加了不少,这个绝对是好现象。如果说zixin心膨胀的话,那肯定是不好。可要是有足够的信心足够的zixin的话,那么对敌起来,绝对是有用的。别人有,于禁自然也有,至于兖州军的士卒呢,他们虽然没有听到自己主公的那发话,不过看于禁这样儿,他们也绝对是要受到影响的。
 
    应该说很多事儿,或者说绝大多数的事儿吧,就怕说。所以很多东西呢,你一说,也就慢慢好了。毕竟言语其实也算是能解决不少的东西,或者这么说,它确实是解决了很多很多的东西,难道不是吗?
 
    古代的纵横家,说客,这不都靠着一张嘴吗,而如今呢,那就更别说了。所以也真是,确实如此,靠着一番话,它所能影响的东西,其实kěnéng很多,当然了,也许是一点儿用都没有,这个也不是没有kěnéng的。
 
    只是很明显的是,曹操的一番话肯定是起到作用了,当然要说原因,其实很多很多,至少如今来看就是如此。至于说他说的话,所产生的影响是什么,那么之后就能zhidào了。可如今呢,也是一样儿在影响着他的属下众人。
 
    而当曹操对于禁说完后,便对众人言道,“至于其他各位,便与我在后方观战,给文则助威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众人齐声应诺后。曹操对众人把手一摆,那意思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,于是重人是缓缓退出了大帐。于禁出帐点兵,准备攻城。曹操他们呢,自然也是各自带着人马,去观战去了,毕竟如今对己方来说,临沅的战事最为重要,要说其他的。那确实还差些。
 
    曹操带着人马出了己方大营,是直奔临沅城下,而他身后则跟着众将士。再后面便是己方兖州军的士卒了。
 
    来到了临沅城下,霍峻倒是早早就在临沅城头等着他们了。其实之前霍峻也是如此,不过今日他发现,一向是非常守时的兖州军。今日却是晚了越一刻。他却是不zhidào是因为什么事儿给耽误了?还是说,这里有什么其他的隐情?
 
    当然了,虽然霍峻对此确实是有些好奇心没错,不过却还不是说就一定非要zhidào这些不可。至少在这个时候,他的想法不过就是一闪而逝,而却没有多在他脑海里停留。
 
    对霍峻来说,其实和兖州军也差不了多少。依旧是一样儿的,临沅城的战事。对他来说才是最为重要的,可谓是重中之重了。而其他的东西,基本也和兖州军一样,都没有那么重要,至少如今对他来说,就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虽然距离算是不远不近吧,不过看着今日的兖州军,凭借霍峻他多年的经验,他突然是发现,今日的兖州军好像和昨日不太一样了。至于说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太一样,他却也是没完全感觉出来,这个就是一种可以说很微妙的感觉吧,所谓就是“只可会意,不可言传”,差不多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其实要说霍峻的感觉还真就是没错,至少兖州军士卒确实是有了些变化,而这些变化,实则是他们的主将,也是兖州军从上到下,从曹操到他属下众人,他们一起士卒带来的。
 
    因为你要是心情不好,丧失了不少信心,哪怕你不会轻易表露出来,但却还是会不经意影响很多东西。只不过大多时候,你是不zhidào而已。
 
    但你所不zhidào的东西,却并不代表别人就一定不会去注意,当然了,别人也不一定zhidào就是了。
 
    可是zixin这个东西,怎么说呢,应该说就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,至少在兖州军这边儿,就是如此。兖州军士卒可是不zhidào,在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之内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。可如今无论是曹操还是说于禁他们,可以说都和昨日不一样儿了,哪怕兖州军士卒不是一下就都能感觉得出来,可接触接触,他们就会发现不太一样儿的地方。
 
    所以受到了那些将领的影响,他们却也是被影响到了。只是他们绝大多数的人,都不明白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不过所谓是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”吧,霍峻凭借他多年的经验,却是发现了一丝端倪,不过就算他都发现了,又能如何,可以说如今的兖州军,却不是他想怎么去揉捏,就能怎么揉捏得了的。
 
    当然其实之前也不是,只不过,如今应该说更不是。
 
    曹操是无比zixin地,看着前方距离己方不远当然也不近的无论的治所临沅城。
 
    此时只见他从腰下,抽出了自己用来发号施令,用来助威的倚天剑,然后用剑指向了临沅城,随即大喝道,“给我冲锋,攻城!”
 
    于禁大喝,“主公有令,弟兄们,给我冲啊!”
 
    “冲啊!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“啊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基本上,可以说就是这么几种声音。然后马上便响起了兖州军进攻的号角声和擂鼓声。
 
    曹操大笑道,“哈哈哈!给我大声擂鼓,吹响号角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呜……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 
    “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”
 
    其实不管是擂鼓助威。那打鼓的,还是说吹号角的,可以说都是体力活儿了。擂鼓主要是臂力和腕力,而吹号角,用现代的话来说,自然就是肺活量。不过打鼓的人,可以说必须得是体力bucuo臂力腕力足够的士卒。而且还不kěnéng是一个人一直那么打。毕竟要是短时间去进攻还行,可要是一下进攻几个时辰的话,说实话。除非个别人之外,其他的普通士卒,根本就支持不了那么久,所以打鼓的士卒。只要是累了。就得换人,然后这么好几个人依次来。
 
    霍峻看着带兵攻向了临沅城的于禁,他心说,哼!我霍仲邈,等你多时。于禁于文则,手下败将而已,败军之将,何足言勇?
 
    想到此处。霍峻为了打击一下于禁和兖州军士卒的士气,他对着城下是大喊道。“城下可是败军之将于禁,今日焉敢再次来攻我城池?哈哈哈,今日我霍仲邈定叫你有来无回!”
 
    于禁和己方的兖州军士卒一听,也都明白霍峻的心思,不过他们却是依旧生气非常。
 
    没办法,他们是不kěnéng不生气,就说但武将当士卒的,有几个是脾气hǎode,应该说很少很少吧。尤其是于禁,更不会是什么好脾气的人。不过他此时是强压着心头怒火,对自己暗示道,于禁啊于禁,你可千万是不能中了敌军之计啊,此乃霍仲邈之计也,就是为了让他生气,然后乱了分寸,最后自然就是没办法好好对敌了。
 
    对,就是如此,自己还算是反应及时,要不可就要让其趁虚而入了。好在自己没有中了他霍仲邈之计啊,幸好,幸好!
 
    想到了此处,于禁对己方士卒大喊道,“弟兄们,给我冲,今日给刘备军来个下马威,让他们也看看,‘马王爷’到底长了几只眼?”
 
    士卒是士气提高,悍不畏死地向临沅攻去。
 
    霍峻大喝道:“来得好,于禁于文则,今日就让我看看,你如今到底是长进了没有?哈哈哈,哈哈哈哈!”
 
    听着霍峻说话的语气,还有之后是直接嘲笑自己,于禁是“气不打一处来”啊,可是即便如此,他还能如何,除非是能登上城头,然后杀了霍峻,或者生擒其人,要不你能把其人如何。骂人,那不过就是嘴上的功夫罢了,要想真正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,那么就一定要亲手手刃了嘲笑羞辱自己的人才行。
 
    不过想到这儿的于禁,他却也是不得不承认,人家霍峻嘲笑自己,确实是有人家的本钱,毕竟人家比自己可厉害多了。至少自己很难抵挡得住,或者应该说根本就挡不住如此激烈地进攻,可他霍峻霍仲邈,却是能抵挡得住己方的进攻,所以这就是本事,还是大本事,是自己主公都不得不去重视的大本事。
 
    而霍峻其人,那却都是自己主公都想要得到的人才。没看自己主公一说霍峻名儿的时候,他双眼都放光吗,所以这难道还不能说明wènti了?
 
    对于霍峻对自己对兖州军的嘲笑,于禁是直接就做出了最基本的回应,那就是马上双手攀着云梯,一步步地向着临沅城头而去。对他来说,说什么都不如做一件事儿,那就是登上城头,手刃仇人,或者直接就攻占了临沅。可以说只要能做到这些的其中之一,那却是比什么都强,至少比骂人回嘴强了千百倍啊。
 
    所以于禁可是憋着气儿呢,昨日其实就是如此,而今日呢,依旧是这样儿。或者说,今日其实比昨日憋得气儿还多,毕竟昨日霍峻不像今日,说了这么一番话不是,所以今日于禁是火儿更大了。
 
    说实话,于禁自从是跟随自己主公之后,什么时候受到过这待遇,说实话,还真是没有,所以这算是第一次,第一次啊。以致于他就是要杀了霍峻,好给自己雪耻。不过他稍微想了一下,要是自己主公不让杀的话,那么自己也只能是生擒其人了,最后交给自己主公发落吧。
 
    而其人要是识时务的话,那么就和加入己方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。如此的话,自己也一样可以放弃和他的种种恩怨,毕竟同为自己主公做事,当然还是和谐一点儿为好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九四六章 兖州军继战临沅(续)
 
    说实话,于禁之前确实是恨不得能对霍峻是杀之而后快,毕竟所谓是“士可杀,不可辱”,别人既然是如此辱及自己,自己当然是不能放过。再说了,这个也不是今日才如此,算是从昨日加上今日,一起积累下来才让于禁如此的。
 
    但是当他一想到,霍峻霍仲邈其人是自己主公所看重的人,并且又想到了其人之才,所以他宁可放弃不杀其人,也要生擒其人,交给自己主公发落。如果说其人识时务的话,那么投靠己方,也算是有了好的归宿,自己和他的种种就算是一笔勾销了。可其人要是不识时务的话,那么他的下场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。
 
    于禁跟随曹操这么多年,自己主公是个什么样儿的人,他还能不知道吗。x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得不说一句,这时候于禁想得还真不少,并且也算是很佩服他能如此联想。
 
    其实就别说去生擒人家了,就算是让于禁登上城头,估计今日是又没有希望了。所以真是,必须要承认的就是,于禁想问题,还真是有够简单的了,要不知道他这是对自己信心十足啊,还是说对己方的士卒是信心十足。
 
    可不管怎么说,要是天下事都是如此简单的话,那天下早都太平了。不是吗。可天下如今还战火纷飞,战乱不止,你道是什么原因呢,所以说。简单的东西是有没错。不过却并非什么都是那么简单的,不是吗。再说了。人也不能是太相当然了。就说于禁所想的那些,有多少是真正符合实际的东西?
 
    别说他登不上城头,就算他登上去了,就一定能生擒或者杀了霍峻吗。霍峻至于是那么傻,在城头上是等着你去杀他?
 
   
 
    难道说人家就不会跑了,还是说被你吓得,他是不敢跑了?不管怎么说,其实真要是仔细想想的话,去生擒或者杀死霍峻,其实要比破了临沅城。还要困难得多。至少就连曹操他也是,他想破城,攻破临沅,占据此城。他想了不少。但是说要去生擒活捉霍峻,他几乎是没怎么想过,哪怕他也想这样儿,不过对此却真是没抱什么太大希望啊。
 
    而如今对他来说呢,就是破了临沅城是最为重要的,其他的,确实,相比之下来说,还真是没有那么重要了。
 
    在后仔细观战的曹操众人,自然也是听到了霍峻对于禁的喊话,曹操闻言是微微皱眉,心说霍峻霍仲邈经验倒是丰富,知道用此来扰乱文则的心里。不过如果说文则就这么轻易就乱了方寸的话,那也不值得自己让他带兵攻城,去当这个主将了。
 
    确定,哪怕曹操不认为于禁比乐进还强,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,于禁是有他的长处优点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,随即曹操的眉头便舒展开了,然后小声自言自语道,“霍仲邈却是小看了文则,如此乃徒劳也!”
 
    说完,曹操还笑着微微摇了摇头,那意思就是,这点儿却是不够看的啊。